作者 主题: 【黑白纪年】黑色序幕·II·谋杀降临于法弗瑞特  (阅读 1360 次)

副标题: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4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21:19<Dya> ——————————————————————————————————————————————————
21:21<Dya> 经历了约1200年的探索、以及贸易航路的建设阶段。
21:22<Dya> 在光鹰王六世当政时期,空境的航运线路已基本趋于稳定。
21:24<Dya> 围绕着国家运输和四大跨国商会建设起来的交通网,虽然像是露斯、圣鲁尼等地方,至今依旧无法享受到其中的便利,但是至少在通向至高城这一东南方天际的枢纽这一点上,称得上是四通八达。
21:25<Dya> 从卡金卡结束了和魔人们不愉快的会晤,回到了学院的菲诺斯,甚至来不及将自己所得到的信息与其他人进行分享。
21:27<Dya> 另外一个在这学院中少数与这名魔人少年相识的女性,便带着自己的委托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21:28<菲诺斯> “总算赶回来了”
21:28<Dya> 纱琳黛·珈仑,被称为‘叶舞者’的美丽女性,在整个学院中也是令人神往的偶像之一。
21:29<Dya> 并不仅仅以艳丽的外表吸引他人的好感,在才华与技能上都足以令人印象深刻的她,从你刚刚跳下自卡金卡回到学院的便利船之后就出现在了你的视野里,而且看上去心情并不太好。
21:30* 菲诺斯 刚下船,就看见纱琳黛似乎在等着自己
21:30<Dya> “哎呀,肚子饿了呢,拜拜啦。”
21:30<Dya> 芙尔夏从你们头顶轻轻一跳掠了过去,扑向了远处的食堂。
21:30<Dya> 纱琳黛半是有些意外,半是惊叹地看着金发的魔人女性潇洒地在半空掠走的身影。
21:30<菲诺斯> “芙尔夏!……算了,路上小心”
21:31<Dya> “真是非常优雅的动作,很值得参考呢……”
21:31<Dya> 紧蹙的眉头微微松开,纱琳黛松了一口气似地,露出了微笑。
21:32* 菲诺斯 本想向她交代些关于卡金卡的事情,但想想大概也是徒劳
21:32<Dya> “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呢。”
21:32<菲诺斯> “一直在等我吗?真是不好意思”
21:33<Dya> “倒也不必不好意思……”
21:33<菲诺斯> “走的太匆忙,没来得及向你说一声呢”
21:33<Dya> 纱琳黛眨眨俏丽的眼眸,似乎忍住了笑意。
21:33<Dya> “我是有事想要拜托你才会等着的啦。”
21:34<菲诺斯> “什么事情?”
21:34<菲诺斯> “和你刚才看起来不太开心有关系吗”
21:35<Dya> 生为露斯人,纱琳黛并没有一般审美意义上雪白色的肌肤,取而代之是细腻如丝绸的光泽和健康的小麦色,她的发色也带有露斯人独特的浅紫,可以说在学院中也属于异致的美貌。
21:35* 菲诺斯 看了看纱琳黛的脸庞上坏心情似乎已经褪去了
21:36<Dya> 再加上,被她如同融化的黄金一般的眼眸所凝视着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够拒绝她的要求。
21:36<Dya> 不过,总是有不幸的事情,比如这位学院中具有极多爱慕者的女孩已经嫁人了。
21:37<Dya> “嗯,是关于罗贝尔大人——也就是我未婚夫君的事。”
21:38<Dya> 纱琳黛合起双手,看起来,正准备说出可能会让你为难的话而表示的歉意。
21:39<菲诺斯> “噢?罗贝尔大人的什么事情会需要拜托我呢,真好奇呢”
21:39<Dya> “他想要我和他一起出席在法弗瑞特领举办的社交舞会……”
21:39<Dya> “不过,根据规定,在‘骑士舞会’上,我需要有一名自己选择的护卫陪同才行。”
21:41<菲诺斯> “所以想让我作为你的护卫同行吗?真是简单明了”
21:41<Dya> 你当然知道所谓的‘骑士舞会’,那是善战的法弗瑞特领的上流人士之间的一种社交场合,脱胎自圣泽骑士团的年轻骑士们从贪婪而淫乱的普修里斯亲王手上守护伊利斯公主的骑士壮举(虽然后来公主还是嫁给了别人)。
21:42<Dya> 在那个场合,每一个出席的少女都需要一名与自己并非是主从关系的男性友人一起出席,而在尚武的法弗瑞特,这样的舞会也往往伴随着比试、争斗和数之不尽的阴谋。
21:42<Dya> “嗯,我的朋友不多……”
21:42<Dya> 纱琳黛微微向前倾身,做出进一步恳求的姿态,抬起视线偷偷地看着你。
21:43<菲诺斯> “既然是你的请求,我当然不会拒绝的吧”
21:43<Dya> “一路上的费用都由我来负责,而且我已经向你的联盟提出过正式的申请了……真的吗?太好了~”
21:44<菲诺斯> “连这样的预先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吗”
21:44<Dya> “不愧是菲诺斯,你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21:44<Dya> “嗯,毕竟这是很重大的场合。”
21:45<Dya> “对罗贝尔大人的仕途可能也很关键,所以他叮嘱了我不少次,不可以在任何地方有所疏忽呢。”
21:45<Dya> “而且,突然就拜托菲诺斯做这样的事,至少也要把报酬计算清楚嘛。”
21:46<菲诺斯> “谁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呢,说报酬就太伤感情了”
21:46* 菲诺斯 露出开朗的笑容
21:46<Dya> “真是的,即使是好朋友,也不能在金钱上疏忽大意哟。”
21:46<Dya> 脸庞的阴霾像是被驱散了一般,纱琳黛开心地笑了起来。
21:47<Dya> “对了,前往法弗瑞特的高速艇现在就在北边的港口等着我们,菲诺斯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21:47<菲诺斯> “什么时候需要出发?这次我得提前去和龙夕老师请假了,还得告诉芙尔夏一声,不然她又会满学院乱撞的找我吧”
21:48<Dya> “嗯……只要是今天内,应该都没有问题吧。”
21:49<Dya> 纱琳黛略作思索,接着点了点头。
21:49<Dya> “我明白了,总之,我会在港口那里等着你的。”
21:49<菲诺斯> “这么快……那么你稍微等一会,我去说一声就回来!”
21:49<Dya> “虽然不会是太长的时间,但是和大家好好地打招呼哦?”
21:50* 菲诺斯 以魔人的速度在校园里跑起来
21:50<Dya> 少女竖起纤细的手指,像是说教似地对你摇了摇,接着目送着你消失的身影——
21:50* 菲诺斯 除了要和大家打个招呼外,心里更放不下的是卡金卡的经历
21:51<菲诺斯> “该不该和霜纹以及龙夕老师说这件事呢……”
21:52* 菲诺斯 小声嘀咕了一下
21:55<Dya> ——总之,这就是为什么菲诺斯此刻身在前往通向至高城的四条主干空轨——荣光的巴尼特的理由。
21:55* 菲诺斯 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龙夕老师和霜纹小姐,打过招呼后,将这几天的事情向她们述说了一下
21:56* 菲诺斯 然后花了好一阵功夫才把芙尔夏安抚下来,答应乖乖的留下学院里
21:56<Dya> 汇聚四方的风,约数千里的直行轨道,加上沿途的指向灯塔和补给港
21:57<Dya> 这些属于皇家的通道正是萨西亚的国力威象征,即使是名噪一时的海贼也不会轻易来犯。
21:57<菲诺斯> “这几天真是脚没怎么落过地啊”
21:57<Dya> 因此沿途的航程可以说是相当地舒适,但是也比较无聊。
21:57<Dya> “哎呀?觉得闷了吗?”
21:58* 菲诺斯 站在船首的甲板上,看着前方大片晴朗的天空
21:58<Dya> 和你一样身为这艘‘农神号’的乘客,但纱琳黛对旅行的经验无疑比你更加丰富。
21:59<Dya> 她享受着沿途的风,水与不同的人会晤的愉快,很快就和船员们混熟了。
21:59<菲诺斯> “我坐船的时间比不上你那么多,还没有那么习惯”
22:00<Dya> 顺带一提,和故事主线无关的——农神号的主要业务是经营香料的运输,在数千年前非常紧俏的生意,如今也只是趋于日常的货运而已,只是船身本身颇为精致整洁,加上船主良好的谈吐,也兼带经营一些载人业务罢了。
22:00<Dya> “是啊,不过,你不是加入了联盟了吗?”
22:01<Dya> 手肘轻轻搁在船舷的围栏上,少女惬意地闭上眼睛,享受着前方而来的风。
22:01<菲诺斯> “没错,将来我要在船上度过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多吧”
22:02<菲诺斯>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还会坐船通过崭新的空路,前往更高的天空吧”
22:02<Dya> 迷离的阳光将她的秀发渲染得像是打磨光亮的镜子,映照出一片雾霭似的景象。
22:02<Dya> “真是羡慕你呢……”
22:02<Dya> “那么,到了那个时候,就代替我好好地看看那个更高天空的景色吧。”
22:03<菲诺斯> “纱琳黛……”
22:03<Dya> “作为回礼,今天晚上我也会让你好好欣赏有意思的节目,敬请期待哟?”
22:04<Dya> 少女的消沉仅仅只经过了一刹那的短暂瞬息,回复了活力的纱琳黛对你露出了毫无阴影的笑容。
22:04* 菲诺斯 想起纱琳黛不知何时就会与罗贝尔结婚,从此作为贵族夫人被囚禁在城堡与舞会之中,也不免露出了有些悲伤的表情
22:05<菲诺斯> “你的舞姿……若今后要仅仅只是局限在贵族舞会中,还真是浪费呀”
22:05<Dya> “……真是,这么说可是犯规的哟?”
22:06<Dya> 纱琳黛竖起纤指,挡在了你的嘴唇上。
22:06<Dya> “那么至少,在那之前,有多一次的机会也好。”
22:06<菲诺斯> “我只是说实话”
22:06<Dya> “今天晚上就和大家一起好好地见证一下吧。”
22:06<Dya> “我作为舞者所存在过的证明,就是由你们的记忆所堆砌起来的呢。”
22:08<菲诺斯> “真希望你的舞蹈也能和我一起在更高的天空绽放……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22:08<Dya> “……”
22:09<菲诺斯> “抱歉,我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现实意义的话题”
22:09<Dya> 少女沉默了片刻,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和她都很清楚,并不是她能够给予的。
22:09<Dya> 纱琳黛宽容地笑笑,将话题转到了其他的地方。
22:10<Dya> 然后夜幕降临了。
22:11<Dya> 在一片璀璨又逐渐暗淡的云霞之中,名为太阳的,空境最神秘与崇高的天体熄灭。
22:12<Dya> 璀璨的星辰亮起之后,就是属于舞者的魔力时间。
22:12<Dya> 农神号上的水手与乘客都放下了工作和既定的事宜,早早地等候在了甲板、桅杆以及其他适合观看的位置上。
22:14* 菲诺斯 并没有挤在前排,只是找了个容易从舞台看清的位置
22:15<Dya> 到了预定时间,甲板上已经挤满了人。
22:16<Dya> 只有正中的位置是空着的,纱琳黛就站在那里。
22:16* 菲诺斯 静静的等待着表演的开始
22:17<Dya> 出于露斯人的习俗,她的头发浸过清水,此刻还湿漉漉的,蜜色的樱唇微微上翘,少女以脚尖站直,双眼微微闭起,像是在倾听着什么
22:17<Dya> 然后月光洒落了下来。
22:19<Dya> 光像是点亮了她周围的空气,又将之凝固一般,伴随着最初的轻缓的动作,纱琳黛像是漂浮似地挪动着自己裸露的玉足和手腕。
22:20<Dya> 虽然每一个动作在武者的眼中都能拆解,但纱琳黛的动作组合起来就像是乐章入耳般,能够深深地烙印进人类的眼中。
22:21<菲诺斯> “无论看多少遍,还是会惊叹不已啊”
22:21* 菲诺斯 对自己说
22:21<Dya> 她的身材优雅而苗条,但这并非原因,很多舞者的舞动都能够令人感受到欲火、煽情或感动。
22:22<Dya> 但纱琳黛的舞则只会让人忘记这一切。
22:23<Dya> 她的足尖轻盈地点过甲板,从每一个角度看去都有着完美无瑕、又截然不同的美,觉察到这一点的人群不自然地开始移动,想要捕捉她的每一个侧面,又不舍得放弃正面与背后的姿态。
22:23<Dya> 于是在他们意识到以前,已经跟着‘叶舞者’一起跳了起来。
22:24* 菲诺斯 仅仅看着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舞姿,就如同聆听着宏大的交响曲,同时欣赏着绚丽多彩的巨幅画卷
22:24<Dya> 少女旋转着身体,秀发与肌肤反射着银白的月光,她对你露出了一个微笑,狡黠地眨了眨眼。
22:25* 菲诺斯 回以一个笑容,旋即从站立处跳下,一起加入到宏大的舞蹈之中
22:25* 菲诺斯 一边移动一边向舞台中心靠近
22:26<Dya> 然后名为‘舞步’的魔法变得更加地热烈,几乎所有人都被迫地追赶着她的身影,自持的淑女和粗俗的水手彼此搀扶着避免被绊倒,有架子的大副也和贪心的商人手挽着手跳来跳去。
22:26<Dya> 而在这熙攘与兴奋的人群之中,音乐不期然地想起。
22:28<Dya> 那是少女纯净的歌声,纱琳黛并没有受过多少演唱的训练,那是她原本乐团里其他人负责的工作。不过,谁都不会否认她有一副好嗓音,其中蕴藏着淡淡的哀伤,恰好可以平复下人们太过热烈的心情。
22:28<Dya> 而且,这是一首流传颇广的歌曲,因此很快,就有水手掏出口琴和鲁特琴一起伴奏了起来。
22:30<Dya> “当你来到我的花园里,向我倾诉你的爱慕时,夜空里那轮孤寂的银月啊,仿佛比太阳还要明亮,这白色而闪耀的光啊,照亮了我的心。当你把我抱在双臂之中,对我耳语你的渴望与梦想,花园中阵阵的香气啊,如同我在夜间的衣裳,遥远而绝望的谣言,破碎的声音啊,又靠近了一天。”
22:31<Dya> 当你迷失在互相推挤,跳动着的人群之中的时候,纱琳黛的纤手搭在了你的手臂上,在你的身周像是水中的人鱼似地游动了一圈,落回到你的背后。
22:31* 菲诺斯 听着歌声逐渐加入了种类繁多的乐器,不知不觉已然变成了一首交响乐
22:31<Dya> “很愉快的晚上吧?”
22:32<菲诺斯> “当然”
22:32<Dya> 少女白色舞衣下的酥胸因为舞蹈略微加速地起伏着,但是反射着月光的笑容却非常地灿烂。
22:33<Dya> “那就好,还请继续欣赏哟。”
22:33* 菲诺斯 向纱琳黛伸出一只手
22:35<Dya> 纱琳黛轻笑着握住了你的手,把你的身体像是笨重的船锚一样地拖了起来。
22:36* 菲诺斯 生疏的尝试着跟随纱琳黛的舞步
22:37<Dya> 观众们的目光落在你们的身上,看着纱琳黛配合着你的动作,像是精灵一般舞蹈着,哪怕是手指和发梢的每一次移动都能吸引他们的全部视线。
22:37* 菲诺斯 一开始步伐有些慌乱,但几个节拍后也找到了感觉
22:38<Dya> 而就在这个时候,你也注意到了,航船的桅杆上不知何时停栖着几个像是带翼的小人(和你平时脑内的很像)的影子。
22:38<Dya> 纱琳黛的舞蹈往往能够吸引这些非人的生物也驻足观望,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22:39* 菲诺斯 放任自己的直觉,踩着鼓点声迈起舞步
22:39<Dya> 不过在这一晚的舞蹈结束后,小人们留下了一些非常精美的礼物,就是后话了。
22:40<Dya> 而在所有人的欢呼,笑声和歌声之中,纱琳黛时而牵着你的手,把你带到所有人中间,时而又在他人触及不到的地方像是戏弄着闯入森林旅人的精灵一样,任凭你怎么伸手也抓不住她。
22:41<Dya> 而当舞蹈接近尾声的时候,所有人的脚步和逐渐慢了下来
22:41<Dya> 纱琳黛挽着你的手臂,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22:42<菲诺斯> “累了吗”
22:43<Dya> “该是结束的时候啦。”
22:43<菲诺斯> “真是美丽的一晚”
22:43<Dya> 的确如纱琳黛所言,如痴如醉的人群虽然还没有清醒,但也总狂欢似的气氛下松懈了下来。
22:44<Dya> “哼哼~”
22:44<Dya> 少女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摸摸你的头,放开了你。
22:45<Dya> “晚安。”
22:45<菲诺斯> “晚安”
22:46* 菲诺斯 微笑着目送
22:46<Dya> 据说当晚有两艘船因为想要靠近你们观赏纱琳黛的舞蹈而差点撞沉彼此。
22:46<Dya> 不过,所幸没有人员的伤亡。
22:47<Dya> 三天之后,你们抵达了法弗瑞特领。
22:48<Dya> 而如你们所料的,罗贝尔大人就在那里等候着你们。
22:49<Dya> 这名领主严格地来说,并不属于贵族中最缺乏魅力的那一型。他大约30岁后半,有着微胖的身材和给人一种刚正印象的脸庞,笑容则颇为可亲。
22:50<Dya> 据说他依靠经商的头脑和在艺术方面的投资为自己的家族赢得了广泛的声誉。
22:51* 菲诺斯 已经换上了一身准备好的正式服饰
22:52<Dya> “呵呵,您就是纱琳黛所挑选的骑士吗……真是麻烦您啦。”
22:53<Dya> 在纱琳黛被罗贝尔带来的几个侍女陪去换上舞会的服装之后,她的未婚夫也露出了非常礼貌的笑容,和你握手。
22:54* 菲诺斯 身着一套古典的‘骑士’礼服,庄重而不华贵
22:54* 菲诺斯 礼貌的伸出手握了握
22:55<Dya> “她在学院里没有给您添了什么麻烦吧?”
22:56<Dya> 罗贝尔露出几乎像是慈祥的表情,看着其实年纪只有个位数的你问到。
22:57<菲诺斯> “哪里会,纱琳黛小姐是我最好的朋友,大家都很喜欢她”
22:58<菲诺斯> “反倒是我沾了她的光能来到这里”
22:59<Dya> “是哦,朋友呢……这一点的确很不错,自由舰士学院里有不少出身高贵的大人物,我也很希望未婚妻能够好好地拓展一番社交圈。”
23:01<Dya> 就在你和罗贝尔交谈的时候,纱琳黛在侍女们的簇拥之下被推了出来。
23:03<Dya> 她原本身上习惯穿的轻便简服被换成了点缀着洁白裘毛和银色链条的连身长裙,紫色的秀发也被规矩地束了起来,用别针和流行的装饰帽固定
23:03* 菲诺斯 转头看看
23:04<Dya> 小麦色的肌肤被遮蔽起来,脸上则被涂上了使得肌肤看上去更白的妆容,蜜色的嘴唇也被涂上了浅浅的蓝色唇彩
23:04* 菲诺斯 向她挥挥手
23:04<Dya> 虽然纱琳黛努力显得很从容的样子,但是发现你在注意她的时候,即使脸上上着厚妆,你看得出她脸红了。
23:05<菲诺斯> “十分高兴能和您交谈,领主大人”
23:05<菲诺斯> “我会寸步不离的保护着纱琳黛小姐的,请您放心”
23:06<Dya> “啊啊,不过适当的时候,也要让她多和别人聊聊哟”
23:07<Dya> “毕竟这是社交舞会呐。”
23:07<Dya> 罗贝尔笑了笑,带着你们走进了会场。
23:07* 菲诺斯 跟着走了进去
23:07<Dya> 纱琳黛盯着脚下,这倒不代表她多紧张,而是因为她脚上套着一双高跟鞋,如果不仔细一些就简直没法走路了。
23:09* 菲诺斯 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23:09<Dya> “看起来,这位可爱小姐有一位更可爱的护卫呢。”
23:10* 菲诺斯 抬头看看声音的主人
23:10<Dya> 会场的纸醉金迷和奢华自不待言,罗贝尔在你们身边不断地应对着往来贵族与上层人士的招呼,几乎让人佩服他居然记得住这么多名字。
23:11<Dya> 而就在远处,一个男子的声音显然吸引了罗贝尔的注意力,让他和她周围的人都转过了头。
23:12<Dya> 你看见一个身着白色服饰的英俊男人,搭着两个美丽贵妇人的肩膀走了过来
23:12* 菲诺斯 眯起眼睛来看向他
23:13<Dya> “哦哦,迪尔纳殿下!”
23:13<菲诺斯> “迪尔纳?”
23:13<Dya> 罗贝尔一边向你们介绍这位法弗瑞特家族的第三继承人,一边向他恭敬地走了过去。
23:13* 菲诺斯 小声的对自己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23:13<Dya> “哎呀,这是魔人吗?”“是魔人呢,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
23:14<菲诺斯> “幸会”
23:14<Dya> 两位贵妇人也向你围了过来,一个羞怯地用手指摸摸你的脸,一个则大胆地戳了戳你的胸膛。
23:14<Dya> “我们听说魔人……没有性别的吧?”
23:15* 菲诺斯 一动不动,只是依照着礼仪向迪尔纳行了礼
23:15<Dya> “诶,不是说……魔人的男人比人类的男人都要更强吗……特别是在那个方面。”
23:15<Dya> “哈哈,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你叫什么名字?”迪尔纳拍了拍罗贝尔的肩膀,似乎对他不怎么上心地走到了你的面前,握住了你的手。
23:16* 菲诺斯 没有回答这些话,甚至没有改变脸上微笑的表情
23:16<菲诺斯> “菲诺斯。很荣幸能见到您,迪尔纳大人”
23:16* 菲诺斯 握手
23:16<Dya> 他的手劲非常大。
23:16<Dya> “我以前宰掉过不少魔人哟。”
23:17<Dya> 法弗瑞特的继承人笑着说。
23:17* 菲诺斯 不知不觉在手上加了点力度
23:17<Dya> “但是,没有我宰掉的人的百分之一多~”
23:17<菲诺斯> “大人真是英勇”
23:18<Dya> “嗯,英勇的大人想知道你护卫的这位小姐的名字。”
23:18* 菲诺斯 用平稳的语调回答
23:18<Dya> 迪尔纳笑了起来,放开了你的手,把目光转向有些局促的纱琳黛。
23:19* 菲诺斯 用眼角看了看罗贝尔
23:19<菲诺斯> “这位是纱琳黛小姐,罗贝尔领主大人的未婚妻”
23:21<Dya> “是吗,我知道你买了个不错的露斯女孩,罗贝尔,就是她吗?”
23:21* 菲诺斯 看着明显不安的纱琳黛,默默的担忧着她
23:22<Dya> “如您所见,迪尔纳大人。”罗贝尔满脸笑容地说:“但我要冒昧地修正一下您,我们的婚约并不建设在金钱至上。”
23:22<Dya> “哦,不是吗?那么是什么,爱情?”
23:22<Dya> “保护一位可爱的弱女子是男人的天职,这不是您曾经说过的话嘛。”
23:24<Dya> 迪尔纳看了看罗贝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啊,我的朋友,你正变得像个上流贵族的样子,来吧,还有这可爱的魔人菲诺斯兄弟和我可爱的纱琳黛小姐,我带你们去见我哥哥,毕竟他才是今天的主角。”
23:24<菲诺斯> “迪尔纳大人的哥哥?”
23:25<Dya> 白衣的贵族带着你们一路向会场中央走去,沿途不断有贵族——多是美貌的妇人拦在你们的面前和他打招呼,也有不少人因为觊觎纱琳黛的美貌而聚集过来,弄得女孩应付的有些疲劳。
23:26<Dya> 虽然她能够自若地应对水手、强盗和上万名观众,但是在这种时候还是不断暴露出她新手的本质。
23:26* 菲诺斯 沉默的走在纱琳黛外侧,不动声色的把涌过来的男人们挡开
23:26<Dya> “是啊,我哥哥,卡伦祖·法弗瑞特,第一继承人。”
23:27<Dya> “今天这场舞会也是他的订婚庆典——顺带一提,你知道你刚刚把一名将军很没礼貌地推开了吗?”
23:27<Dya> “我一直以为魔人是没有情欲的,但是看起来纱琳黛的美貌足以创造出这样的例外。”
23:28<菲诺斯> “十分抱歉,大人”
23:28* 菲诺斯 虽然这样回答着,还是继续挡开了男人们
23:28* 菲诺斯 面无表情
23:29<Dya> 虽然迪尔纳沿途一直在对纱琳黛献着殷勤,但是你注意到少女紧张的几乎没有注意到。
23:29<Dya> 而罗贝尔也一直非常微妙地看着他们,但是比起嫉妒和焦虑,他看起来倒像是颇为满意。
23:30* 菲诺斯 不爽的看着迪尔纳,心想只有这枚没法挡开了
23:30* 菲诺斯 忍着没有把想法表现在脸上
23:30<Dya> 不过,这一切在卡伦祖出现后,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23:32<Dya> 这名男子大约不到30岁,但是有一种非常稳定又成熟的气质,虽然和迪尔纳容貌相近,卡伦祖的身材较为削瘦,神情威严却不咄咄逼人。
23:33<Dya> 而他的声音和笑容皆非常迷人,你知道,那就是所谓的‘魅力’。而你的印象中,即使是黑色联盟的领袖凯因·夜凰与他相比也更像是个未成熟的漂亮孩子。
23:33* 菲诺斯 看见之前被纱琳黛所吸引的人们,此刻也都被卡伦祖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23:34<Dya> “我想,你应该是黑色联盟的成员吧?”
23:34<Dya> 在和罗贝尔打过招呼,吻了吻纱琳黛的手背后,他走到了你的面前,打量着你。
23:34<菲诺斯> “确实如此,大人”
23:34* 菲诺斯 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23:35<Dya> 在过去你有很多次遭遇过别人这样的注视,不过卡伦祖虽然对你非常好奇,不过却丝毫没有冒犯的打算。
23:35<Dya> 当然,你也从军师那里听到过,这本身也是一种独特的才能。
23:35<Dya> “我以前也是。”
23:36<Dya> 他笑了笑,对你挤挤眼睛。
23:36<Dya> “基于这一点考虑,我就有理由再欢迎你们一次。”
23:37<菲诺斯> “这不影响我今天身为骑士的身份吧……您是说……?!”
23:37* 菲诺斯 没有再说下去,把剩余的疑问吞了回去
23:37<Dya> “来吧,让我赶走我那个叫人头疼的弟弟,给你和你守护的公主找个安静些的座位,任何一个合格的主人都应该看得出来,你们并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23:37<菲诺斯> “非常荣幸,卡伦祖殿下”
23:38<Dya> “不客气,不过一个法弗瑞特家族的人加入黑色联盟让你这么意外吗?”
23:39<Dya> “也许最近的历史教材上不这么写了,但在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我们家族的地位和那些低阶的小贵族也没有什么区别——当然,我认为这是我的父辈们自找的。”
23:39<菲诺斯> “当然,吃惊不小呢”
23:39<菲诺斯> “原来如此”
23:40<Dya> “黑色联盟在那段时间里庇护了我——当然,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明白和平的重要性。”
23:40<Dya> 卡伦祖看起来今日的心情非常不错,兴致也颇高。
23:42<Dya> 他向你询问了一些关于航船和学院的相关适宜,并且说了一些学院教师之间的野史之后,有一名盛装的金发女性在远处召唤了他好几次,他才站起身
23:43<Dya> “啊,如果实在学院里,我就不用应付这么多麻烦的事儿啦,但话说回来,一个可爱的未婚妻的要求总是叫人无法拒绝的。”
23:43<Dya> 卡伦祖对你和纱琳黛行了个礼,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23:43<菲诺斯> “多谢您的招待,非常高兴能和您交谈”
23:44* 菲诺斯 终于和纱琳黛坐在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舒了口气
23:44* 菲诺斯 看向那边的金发女性
23:44<Dya> “那位似乎就是殿下的未婚妻呢。”
23:44<菲诺斯> “看起来确实如此”
23:44<Dya> “应该是普德公爵的小女儿,真是个美人呐。”
23:45<Dya> 纱琳黛微笑着说,松了一口气的少女脸上终于露出了柔和的线条
23:45<Dya> “社交舞会啊……习惯了的话还蛮有意思的呢。”
23:45* 菲诺斯 也不擅长应付这类社交场合,显得比平时安静许多
23:45<Dya> “过去我一直觉得贵族的大家都像是怪物一样,但是,其实也只是人嘛。”
23:46* 菲诺斯 话都变少了
23:46<菲诺斯> “当然,谁又不是普通人呢”
23:46<Dya> “呐,对不起哟,你很累吧?”
23:46<Dya> 少女带着歉意地说着,摸了摸你的手
23:47<Dya> 就在这个时候,你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独特的违和感。
23:47<Dya> 那是某种寒意,从你身为魔人的‘本能’器官中扩散了开来。
23:47<菲诺斯> “魔人不会因为这样就疲累啦……等等,安静一下”
23:47* 菲诺斯 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23:48<菲诺斯> “……”
23:48<Dya> “怎么?”
23:48* 菲诺斯 向四周转了转头
23:48<Dya> 你忽然注意到,有个奇怪的人影在人群中走着。
23:48* 菲诺斯 扫视了一圈
23:49<Dya> 既然是空境有数的名门贵族的宴会,当然不会缺少魔法的防护。
23:49<菲诺斯> “有个奇怪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很不好”
23:49<菲诺斯> “纱琳,小心点。”
23:49<Dya> 实际上你也知道,这些贵族虽然看上去毫无防备,但出动几百个法师和几十艘战舰对着这个会场猛轰个十分钟
23:49* 菲诺斯 紧紧的盯着这个人影的移动
23:50<Dya> 也只会有一对侍女、女佣和厨师会殉职罢了。
23:50<Dya> 但是全空境有一个种族不会在乎这些。
23:51<Dya> 整个空境只有一种人,能够在隐形魔法被禁止的情况下隐形,并且避过一切的侦测手段。
23:51<菲诺斯> “……魔人”
23:52* 菲诺斯 压低了声音
23:52<Dya> “诶,什么?”
23:53<Dya> 你看到那个人影走到了卡伦祖的身后,接着,几乎没有什么预兆地——法弗瑞特的继承人凶前爆出了一团鲜艳的血花。
23:53<菲诺斯> “似乎有我的同胞也来到了这里,不知道来找谁的。不用紧张,有我在你旁边呢”
23:53<菲诺斯> “……!?”
23:53<菲诺斯> “不好”
23:54<Dya> 纱琳黛对你的问题还停留在了口中,但是瞬间就化作了惊呼
23:54<Dya> 那个站立在场中的魔人忽然转过了头,看了你一眼。
23:54<Dya> 那是一个‘莫特’的魔人,死神,白鹅,高阶的暗杀者。
23:55<菲诺斯> “纱琳黛,快起来”
23:55<菲诺斯> “有大麻烦了”
23:55<Dya> 它撑着卡伦祖的身体,为了确保顺利似地在他的喉咙上也切了一刀之后,任凭他倒在了地上。
23:56<Dya> 会场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惊恐与愤怒的波涛,和其他地方的人不同,法弗瑞特人团结而强悍,特别对领袖有着强烈的忠诚。
23:56* 菲诺斯 推开慌乱和惊呼的人群,拉着纱琳黛的手向着卡伦祖的方向挤过去
23:57<Dya> 几个守卫冲向了那个莫特魔人,但是很快在它的利刃下毙命,而迪尔纳的怒吼伴随着他手中显现的一把巨剑,看起来他是一个灵能使用者。
23:57<Dya> “等,等等……啊,该死的这双鞋——”
23:58<Dya> 纱琳黛踉踉跄跄地被你拖着,而在远处迪尔纳和那个魔人之间互相交锋数次。
23:59<Dya> 莫特魔人在你走到近处之前忽然发力,以魔斗技挥出连续三剑打乱了迪尔纳的防御,最后一击将他持剑的手整个砍落在了地上。
23:59<Dya> 接着,魔人霍然转身,面对着你和纱琳黛。
23:59* 菲诺斯 将纱琳黛抱了起来
23:59* 菲诺斯 同时铠化,让红黑色的铠甲覆盖了自己全身
00:00* 菲诺斯 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摆出一个架势
00:00<Dya> 【——(嘻嘻)】
00:00<Dya> 魔人笑了。
00:00<菲诺斯> “你是谁”
00:01<Dya> 它对你比了比中指,一脚将迪尔纳的身体踹飞过长桌,转过身。
00:01<Dya> 你看着那沾满鲜血的白色铠甲慢慢地变得透明,不可见。
00:01<Dya> 从容地扬长而去。
00:01<菲诺斯> “混蛋!”
00:02<Dya> “等等,不要追过去!”
00:02<Dya> 纱琳黛纤细的手腕仅仅地环住了你的身体。
00:02<Dya> “我好害怕……不要,不要追过去……”
00:02<Dya> 她像是呻吟一般小声地嗫嚅着,低下了头。
00:03* 菲诺斯 正准备跃起,听见纱琳黛的声音才止住了步伐
00:03<Dya> 莫特散发出的死之寒气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
00:03<菲诺斯> “没关系,我在这里,我一直在你身边”
00:03<Dya> 而从对方的铠装来看,它的实力至少也能与芙尔夏互角。
00:04<Dya> “卡伦祖大人!”“医师,快召唤灵魂医师来!”
00:04<Dya> 现场的骚乱沉浸在一种事后弥补似的浩大与凄惨之中
00:04* 菲诺斯 径直走到倒地的迪尔纳身边
00:04<Dya> 不过,从来没有被莫特杀死的暗杀对象还能成功被救活的记录。
00:04* 菲诺斯 查看迪尔纳的伤势
00:05* 菲诺斯 把纱琳黛放了下来,但仍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00:05<Dya> 迪尔纳倒在地上已经昏迷了,不过看起来没有生命危险
00:05<Dya> “是魔人,这里也有个魔人——!”
00:06<Dya> 你听到那些骚动之声的内容的时候,已经迟了——
00:06<菲诺斯> “真是难以平静的一天”
00:06<Dya> ——————————————————————————————————————————————————————————————
00:06* Dya Save
« 上次编辑: 2013-07-14, 周日 00:37:44 由 星 »